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这是我的彝族夫家

家风

□ 文 / 智苗

008.jpg

▲婚礼当天,张伦家热闹非凡

“我们是在百合网上认识的……”谢婉娇爱笑,边说边笑。爱人张伦坐在她身旁,被她的笑声带动,也跟着笑眯了眼。谢婉娇在28岁时,“投身”百合网,铺天盖地、一轮一轮地相亲,直至身心俱疲。

“恰好这时,他给我发了私信,我看了他的照片,胖胖的,觉得比较有亲和力。”张伦靠外形攻下一垒。再看专业,“我学动画,他也学动画。”专业再加分。从私信到微信,从陌生到熟悉,一切似乎顺理成章。

第一次线下见面是在他俩添加微信两天后,张伦拉着发小一起去。当天,谢婉娇仅凭外貌就猜测张伦是少数民族,“皮肤黑,但人一看就非常淳朴。”谢婉娇说完,张伦在一旁憨笑,默默地点头。等听到张伦与发小的对话,谢婉娇更确定了——堪比天书,一句都听不懂。她一问,才知道原来张伦是彝族。

009.jpg

张伦和谢婉娇身着彝族服饰拍摄的结婚照

来去如风严父如斯

谢婉娇是土生土长的昆明汉族姑娘,对彝族家庭、彝族生活的认知几乎为零;张伦则生于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则黑乡的一户彝族家庭,在浓郁的彝族文化中长大。家庭背景上的巨大差异,导致谢婉娇在日后与张伦家人的交往中,时不时会感到意外。

比如,张伦的父亲张全文会穿着西装去放羊。

“公公应该还是内心比较严肃的一个人,随时穿着衬衣西装,就连放羊也不例外。”第一次见到,谢婉娇震惊了,放羊还可以有这种操作?张伦向她解释,父亲以前在单位上班,退休后才开始养殖,但穿衣习惯已经养成,一直没改。

此外,张全文走路速度飞快,可用来无影去无踪形容。有时谢婉娇出门见他走来,正准备打声招呼,他就已经像一阵风一样“吹”了过去。“我认识公公以来,他在我心目中就是一阵风。”

张全文这阵风也有驻足的时候,他第一次到谢婉娇家里,对谢婉娇和她父母仔细地询问两个家庭差异如此之大,对他们来说是不是问题?如果不是问题再考虑结婚的事情。在得到肯定的回复后,他又一一列举张伦个性上的问题。“我觉得我公公虽然是在农村生活,但是能看到事情的本质。”

在张伦眼中,父亲是一个特别耿直的人,不善于处理人情世故。早年,他曾在乡内的电厂上班,“他在单位上只是个会计,但要是他觉得领导做得不妥,就会提出意见。”“我爸没有私心,当时电厂的员工到现在为止都很尊敬他。”这点上,张伦很像父亲,耿直而仗义,是很多朋友对他的评价。

张全文话不多,心却很亮。凡是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他就会变得很严肃。张伦小学时,羡慕大人们抽烟时的潇洒,会和朋友凑钱买两毛五一包的小春城抽。“我那次被抓是和一个堂哥一起抽。我们一起找了些烟,躲到包谷地里面抽,结果还是被我隔壁家的一个哥哥发现了。”张全文知道后,叫来了家里的至亲。“我们两个被抓去堂屋里,全家人——我大爹、二大爹、三大爹、四大爹,一个个就开始和我讲道理,公审一样。”

正因张全文在这些问题上的严肃指教,本性调皮、爱玩的张伦对待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时也颇为谨慎,知当有为、有不为。

010.jpg

父与子,张全文(中)与张伦(左)在婚礼上

011.jpg

“变身”后的孝子张伦为父母下厨

“父母就是父母”

除了张全文,更让谢婉娇震惊的是张伦,她发现张伦回家会“变身”二十四孝子。

由于工作比较自由,张伦平日里要睡到九、十点才自然醒,可一回老家,不管晚上睡多晚,第二天六、七点一定起来陪母亲,“买菜、做饭、聊天,绝对不会睡懒觉。”“他回老家我就震惊了,因为一回家就超级乖。”

要追寻张伦“变身”的原因,离不开他的母亲李兰芬。

李兰芬是典型的彝族传统妇女,在家庭教育中,重视以身作则。“我父母很多时候都不说,他们都是做给你看。”张伦说。

李兰芬刚嫁到张家时,张全文一贫如洗。“分家分到了一只桶、一个锅、一根扁担,然后就没有了。”家徒四壁,加上两个能吃能闹的儿子,奋斗就靠夫妻的两双手,难免会有不满、疲惫的时候。但在张伦的印象中,母亲一直是很隐忍的人,从小到大,和父亲几乎都没有吵过架。

“我婆婆很质朴,很纯真,很热情。”谢婉娇第一次到张伦家时是在夜里十二点,李兰芬给她做了一碗当地的特色小吃——麦芽白酒,暖暖的、甜甜的。

012.jpg

婚礼当天采用流水席的形式,面对一桌由亲人制作的丰盛菜肴,两个新人幸福满满

谢婉娇看到的李兰芬总是时时为家人考虑,用多一点付出、多一点忍耐塑造着和谐的家庭氛围。“她特别害怕家里面有不和睦的事情,一坐下来就会和张伦说,希望他每天都平安、和善。”

他们分家的方式在则黑很常见,一个老屋当中分两半,一半归张全文,一半归奶奶。“我奶奶和别人家的奶奶不一样,她更疼姑姑。”张伦的姑姑命运坎坷,嫁人没多久丈夫就神秘消失,至今未归。分家后奶奶选择和姑姑住在一起,在日常生活中不免偏向女儿。

有一次,张伦饿着肚子回家,父母做活未归。奶奶家开饭了,见着他却没叫他。他实在饿得慌,跑进奶奶家,抓了吃的就跑。等李兰芬回来,问明情况,心疼不已。“我妈当时就哭了,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但是李兰芬口里却一直教导他不能对奶奶有什么看法。父母就是父母,长辈就是长辈。

张伦谨记着母亲的话,也将这些话落实到自己的行动上。“我们偶尔还会和父母顶顶嘴,张伦,我从来没见他顶过嘴。”成家后,张伦对待谢婉娇的父母亦如自己的父母,老人家指出他的问题和毛病,希望他改正时,五大三粗的他会乖乖听着,不反驳、不解释也不发脾气。

张伦对长辈的尊敬还会表现在对待朋友的父母上。有段时间,张伦创业失败,他决定骑着摩托车去流浪。途中经过朋友老家,想到朋友母亲已离世,而朋友久未归家扫墓,他竟跑到朋友母亲坟上祭拜。“拔草、清扫,他说弄了一个下午。”

在严父慈母的教导下成长起来的张伦,貌似粗狂却内心细腻非常,很重视家人、家庭。有段时间,张伦在收售彝族刺绣作品,收来了他外婆给三表姐缝制的背被,外婆的一针一线、表姐的婴儿时光,让这张背被有了不同的意义。“我朋友做展览,喜欢上面古朴的图样,表示要买。我和他说这一块可以拿去展览,但我不卖。”那就借吧,朋友借去,带到英国展览。一年半后,仍舍不得归还。“我催了好几次,怕他不还给我。”这个背被作为家庭亲情的象征物,已被这对新婚夫妻收藏。

(本文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  王菁)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