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飞翔的翅膀——记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民族语电影译制专家赵科

人物

◆文·图  /  怒江州文联  马玲艳

013.jpg

赵科是云南知名的民族语电影译制专家,译制有《毛泽东和他的儿子》《沂蒙山人》等300多部傈僳、怒、独龙、普米等民族语电影,《沂蒙山人》(傈僳语)荣获第二届全国少数民族题材电影“骏马奖”优秀译制片奖。其中,有许多译制作品是反映民族团结进步的,诸如《石月亮》《冰山雪莲》《沂蒙六姐妹》《父亲是棵树》等等。同时,赵科用大半辈子的时间致力于抢救傈僳族的古歌,收集了大量的傈僳族古歌,整理出版有《兹措瓜图》《中国傈僳族叙事长诗——猎歌》等。民族语译制方面取得的不菲业绩,使赵科从一个山里娃成长为资深翻译家(副译审)。

“毛主席也会讲我们傈僳话”

“56个民族都是一家人,相互学习借鉴优秀文化,能够进一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这是赵科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赵科于1948年出生在怒江州福贡县布勒底村的一个贫困傈僳族农民家庭。当时,经济落后、文化欠发达是包括布勒底村在内所有隐藏在高山深谷中的自然村寨的通病,尤其是文化。每月一次、甚至一年才一次的电影放映成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群众唯一的文化享受。“‘电影付帕’来啦!”(“电影付帕”是傈僳语,意为电影放映员)这像是一个长了翅膀的喜讯,一时之间传遍家家户户。听到“电影付帕”来了,群众像过年一样开心。这对大半辈子都在从事电影放映和少数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的赵科而言感同身受。

赵科于1966年中学毕业后,就加入了县里文艺宣传队,从事乡村电影放映工作。他深知山里群众对电影放映的需求,因而常常不分节假日奔波于山间小路,穿梭于那些大大小小的村寨,免费为群众放映电影。至今,不少上了点年纪的群众还记得赵科理着平头、穿一身中山装俨然“干部”,时常面带笑容、平易近人的模样。

赵科也常常和我们说及当年放映露天电影时发生的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有一次,在某个山寨放映《渡江侦察记》时,有群众向白色银幕上扔石头;原来,这几位上了年纪的人气愤不过影片中敌人强拆民房的镜头,试图用扔石头的方式阻止敌人。听赵科说,这类事在他放映过程中并不鲜见。后来,赵科从县里调到州里,开始从事民族语电影译制工作,令赵科颇为感动的是,有一次他下乡时村里正在放映他译导的傈僳语影片《毛泽东和他的儿子》,有几位年纪较大的观众自豪地对他说:“想不到毛主席也会说我们傈僳话!”这大大震撼和慰藉了赵科的心灵。那些没日没夜的译介、配音,每部电影多达十几稿的翻译,每句配音反复十余次试镜录音折腾的辛劳一扫而光……

“能够得到群众认可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为此,赵科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参与译制了300多部傈僳、怒、独龙、普米等语种的电影。赵科始终将宣传民族团结进步作为译制工作的重要使命,因而,在同等条件下他总是优先选择民族团结进步题材的电影。他常动情地说:“共产党是蜂王,我们五十六个民族像工蜂紧紧围在她身旁。”赵科的工作成绩也得到了当地党委、政府和广大群众的广泛赞誉,多次被评为省州两级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

“傈僳族古歌如同《诗经》般珍贵”

赵科常说,傈僳族传统文化浩如烟海,意深莫测,尤其傈僳族古歌对傈僳族而言,如同《诗经》般珍贵,深受各民族群众的喜爱。但由于传承者大多数为老者,面临消亡的危险,必须及时抢救。

赵科为此作出了最大的努力。工作期间,只要有点空闲,他就邀上几位同样爱好收集、翻译、整理民间文学的文朋诗友到附近的村寨采录傈僳族古歌。做这些事完全是自费的,食宿、车旅费都由自己支出。有时一首长诗采录下来,不花上一两千元是不可能的。这样,一年去采录十几次,每年花费一两万元是常有的事,还不算跋山涉水路途中的辛劳。

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赵科他们已收集到几十部傈僳族古歌 (包括视频、音频资料)。难能可贵的是,赵科与民间文化学者和永祥、恒开言等人合作,还整理出版了《兹措瓜图》《中国傈僳族叙事长诗——猎歌》等。

《兹措瓜图》分“歌头”“情缘邂逅”“爱慕滋愁”等13个部分72万字,被列入国家“十二五”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出版物规划项目和民族文字出版专项资金资助项目——走出国门系列出版物,由云南大学出版社于2015年7月出版。《中国傈僳族叙事长诗——猎歌》收录有“序歌”“初猎歌”“领狗语”等9个部分40万字,由云南民族出版社2016年12月出版发行。两部长诗采用傈僳文和汉文对照形式出版发行,受到了各族群众和研究人员的好评。

赵科工作时严谨认真,尤其对傈僳族古歌的翻译一丝不苟,逐字推敲,要求自己和他人都近乎严苛,使译著尽可能多地保存傈僳族古歌的原貌特质和韵味。公开出版发行后,《兹措瓜图》《中国傈僳族叙事长诗——猎歌》两部书成了鉴赏、研究傈僳族古歌的必读之书。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今天,在田间地头、城区村寨,你也许会与一位鹤发童颜、身材瘦削但硬朗有力、脚步匆匆的老者偶遇;又或许会在录音棚或民间采风现场见到他……不错,他就是已过古稀之年的赵科,一位退而不休的文艺斗士,还在做着译制电影和收集整理傈僳族古歌的事,他领唱的傈僳语版《我和我的祖国》粗犷、高亢、豪迈!他表演的傈僳语弹唱《创世纪》刚刚荣获省级殊荣……可以说,民族语电影译制和保护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推动民族团结进步事业发展、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始终是赵科孜孜不倦的追求。

(责任编辑  刘笑)


荐 读

云上花开
一家人,过日子
婆娑世界
大美云南

访谈

林超民

为什么中华大地天下一统而…

古代欧洲一直处于类似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状态。之所以呈现出统与分的不同,与各自的地理条件、经济结构、政治体制、文化传承有关。

李道生

一生奉献怒江文史事业——…

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团结得像一家人。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了边疆,驱散了阴霾迷雾。

徐霞客

如何认识徐霞客精神?——…

今年适逢徐霞客诞辰435周年,《今日民族》专门走访了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云南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范祖锜先生,就今天该如何认识徐霞客以及如何传承“徐霞客精神”等话题展开了交流。

王俊

云南如何协调城市民族关系…

近日走访了《云南城市民族关系调查研究》一书的作者、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俊,就相关话题展开了访谈。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