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天地英雄气 千秋尚凛然——追忆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签诺者李保

人物

◆文·图  /  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苏翠薇   西盟佤族自治县县委宣传部  李秀萍

022.jpg

传承红色基因,赓续精神血脉。跟着档案学党史,在纪念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建碑71周年前夕,我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到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档案馆和西盟佤族自治县田野发掘名字镌刻在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的李保的英勇事迹。

李保(1886—1951)原名扎莫,拉祜族(参加国庆一周年观礼时,因其来自于力所,填报为傈僳族),出生于今西盟佤族自治县力所乡,祖籍澜沧竹塘乡。青年时期,被父亲送到缅甸外国人办的学堂读书,中年时期继任父亲的职位当上大力所角码(官职)。其间,他注重弘扬传统文化、发展生产、养兵传武,积极与其他部落头人结交结盟,在中缅边境地区的民众中享有很高的威望。1933年,李保任澜沧县第七区(西盟区)大力所乡乡长。1950年9月他以傈僳族代表身份进京参加国庆一周年观礼活动,深切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1951年初在参加“普洱专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会议”时,李保倡议用具有神圣意义的佤族“盟誓”仪式勒碑刻铭,以表达边疆各族人民“永远听共产党毛主席的话,永远跟着共产党毛主席走”的决心。1951年中,李保不幸身陷国民党残匪手里,宁死不屈,舍生取义,壮烈牺牲,用生命履行了誓约。他的英勇事迹,激励着一代又一代边疆儿女砥砺前行。

023.jpg

守卫国土抗外侮

自十九世纪缅甸沦为英殖民地后,中缅边境就成为英美日帝国主义的角力场。英殖民者乘中英会勘中缅南段未定界之际,企图通过沧源、西盟中缅边境地区实现其打开 “大地理”版图的野心。1934年,英帝国主义者以武力对我阿佤山沧源班洪进行侵犯并以失败而告终,但贼心不死,仍不断地对我边境地区进行阴谋破坏活动。据《西盟佤族自治县志》载,1936年1月,中英第二次滇缅南段未定界会勘先在澜沧募乃,后在西盟勐梭召开会谈,会谈中英方无理提出“以孔明山为界”,向“部示线”以东扩张200余平方公里的要求。英方自恃武器精良,用大炮恫吓我方,引起了阿佤山各族人民的极大愤慨。西盟区长张石庵和李保等爱国人士,同仇敌忾,抗御外侮,组织西盟各族群众万余人,举着国旗,扛着火枪、土炮,手持铁矛、长刀,以向中方代表拜年为名,对英方示威,粉碎了英帝的阴谋。1942年春,日军通过缅甸入侵滇缅南段未定界的阿佤山区,为巩固澜沧边防,时任西盟区区长的张石庵,以区长名义,委任阿佤山区各部落头人为新官、长爷、保长等,作了“团结抗日,保家卫国”的宣传动员。1944年12月,驻扎在澜沧县糯福教堂的英军少校,打着抗日联盟军总部的幌子,带着电台领着两个国民党特务一行五人来到阿佤山,声称要在西盟建立情报站。事实上,英国人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到处测量绘制地图,收集佤山抗日游击队的情报,用礼品到处收买人心。李保、李光华(拉祜族)等爱国人士同驻扎在南约、翁嘎科一带的英军斗智斗勇,1945年6月英军被迫撤到缅甸。同年,在中国共产党南佧佤山抗日游击支队的带领下,西盟各族人民和各阶层爱国进步人士,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武装斗争,把日军赶过滚弄江。边疆各族人民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守护着祖国的大好河山。

024.jpg

一心一意跟党走

1950年9月,李保光荣地进京参加国庆一周年观礼活动。9月30日代表团抵达北京,当天出席周恩来总理主持的国庆宴会,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10月1日国庆大典再次见到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国庆观礼之后,他们参观了天津、上海、武汉等大城市,参观了许多大工厂、学校,见证了祖国强大的海、陆、空武装力量,感受到社会主义现代化欣欣向荣的发展,看到各民族平等、团结、友爱亲如一家,激发了他们强大的爱国热情和力量,激发了他们从未有过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这位花甲老人意气风发,好像年轻了几十岁。

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是中国共产党一心执政为民的初心与边疆各族人民一心一德跟党走,建设祖国边疆的真实写照,凝聚了中华民族团结复兴的磅礴精神力量,被誉为“新中国民族团结和民族工作第一碑”,中华民族团结进步的丰碑。李保既是誓词碑立誓签字人之一,又是倡议盟誓立约建碑的主要发起人。1950年12月,李保等代表团回到宁洱参加“普洱专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会议”,代表们以无比激动的心情转达了党中央对边疆各族人民的关怀。此时,李保提议用具有神圣意义的佤族传统剽牛、喝咒水、盟誓的习俗,表达各族人民“永远听共产党毛主席的话,永远跟着共产党毛主席走”的决心,李保的提议当即得到会议主办方的赞同。随后佤族代表拉勐又提议:要用大石头把咒语(誓词)镌刻在上面,表示各民族海枯石烂不变心。1951年1月1日在普洱(现宁洱)红场举行“会盟立誓”。李保主持杀鸡喝咒水仪式,拉勐主祭剽牛仪式。仪式吉兆,“从此我们一心一德,团结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此誓。”

回到家乡西盟后,李保不顾年事已高,奔波在西盟阿佤山的拉祜族、佤族、汉族村寨进行民族团结的宣讲。他讲的都是毛主席怎样热爱各民族,中央首长怎样热情招待他们,怎样关心着各族人民的生活。据澜沧县档案馆珍藏的《李保、岩火龙、李扎迫之死》(1955年)记载——“每一次讲话的最后他总是这样说:‘毛主席是我们各民族人民的伟大领袖,共产党是各族人民的大救星,(我)活了这样大年纪,今天才算是真正的看见太阳。’并且号召(各族人民)永远跟着毛主席共产党走,建设幸福的祖国。”

1951年1月21日,李保又出席了在西盟佛殿山垭口草地上举行的“佧佤山区各民族保家卫国大会”,他们又提议剽牛结盟立誓,让参加“3000人大会”的各级领导、部落首领、上层人士和各族群众代表每人抬一块石头垒砌在一起,以此表达“各族人民紧密地团结在一起,永远听毛主席共产党的话,永远跟着毛主席共产党走,海枯石烂永不变心”的决心。3000多名会议代表每人抬一块石头,堆砌起了一个长5米、宽4米、高3米的石塔,后人称之为“盟誓塔”。盟誓塔现矗立在西盟县勐卡镇。1951年2月“佧佤山区各族团结保家卫国委员会”成立,李保当选为常委。

用生命履约

1951年5月,盘踞在境外的国民党军残部“云南反共救国军”第十一纵队窜犯西盟,攻占了区政府,西盟区副区长唐煌等9名干部壮烈牺牲。匪兵以开会为借口将李保哄骗到区政府,后又将其捆绑到附近的缅甸营盘街,以让他担任佤山地区的土司等为条件诱惑他投降。但是这位受了毛主席的光辉温暖感召的老人,他的意志和信心一点也不像他的年龄,他痛骂土匪:“我们亲自看到了毛主席和中央各首长。只有他们是热爱我们各民族,关心我们各民族,也只有毛主席和共产党会帮助我们各民族过好日子。我而且看到了我们的工厂建设,我们已经能制飞机大炮和各种机器,我也看到了祖国强大的海陆空军。我们根本不怕帝国主义,你们这些算个什么?你们瞧着吧。”恼羞成怒的国民党残匪将李保绑在木制十字架上活埋,一直埋了7天7夜才残忍地将他杀害。据传,残匪只需李保说一声不跟共产党了,同意让残匪自由出入他的辖地,提供住宿和粮食,就可以将他释放。李保坚贞不屈,英勇赴死,临死前他还把脸转向祖国东方。这位到了花甲之年才觉得第一次看见太阳的善良老人躺下了,但是他的精神被无数边疆儿女永远传扬:“毛主席是我们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共产党是我们各民族的救星,我们要永远跟着毛主席走,跟着共产党走。”

在我们查阅档案时,与李保英雄材料同卷记载的还有佤族小伙岩火龙的英雄事迹:岩火龙是一位18岁的青年,生得聪明、英俊,父亲是阿佤山有名的中课头人岩顶。1950年他代表他的父亲岩顶赴北京参加国庆一周年观礼。由于几千年来封建历史所形成的民族压迫、歧视的结果,使他对新的人民政府抱有顾虑和怀疑。北京之行在党的亲切关怀下,他深感祖国大家庭的温暖,他感动了,他变了。1951年5月土匪侵犯阿佤山,中课沦陷,他的父亲逼他代表中课出席土匪在西盟召开的会议。他虽不愿但也无奈,会上他丝毫不为匪特们的谣言和引诱所动,仍坚持着劝说他的父亲,但效果甚微。悲伤之余,他说:“兄弟们,国民党土匪压迫我们兄弟民族,叫我(们)分裂仇视,而毛主席共产党,叫我们团结成一家,亲爱成兄妹,我们不跟毛主席走还有什么路可走?共产党教我们学习文化,建设幸福美满的生活,而国民党土匪则教我们杀人,抢掳人民的财产。”最后他悲愤地在毛主席的像前自尽了,他用生命表达了对党的无限忠诚,用鲜血书写了气壮山河的爱国诗篇。

025.jpg

英烈精神永传扬

历史永记,英魂长存。2020年9月28日国家烈士纪念日来临之际,西盟佤族自治县委政府、社会各界人士和各族群众迎接李保英魂回家,将其衣冠安葬于西盟革命烈士陵园。9月28日清晨中缅极边阿佤山阴云密布,像是在迎接哀悼英雄的亡灵。晨雾中,护送的灵车缓缓行驶在崎岖山路上,道路两边站立着迎接的人们:“李保爷爷我们怀念您”“力所乡南亢村人民缅怀英雄”“爱国 团结 诚信 坚韧的李保”等挽联排列,家乡人民用最质朴的感情让埋骨异国的英雄魂安故里。

爱国爱党、团结诚信、坚韧坚毅的李保,以民族大义为念,以家国天下为重,在祖国西南边疆内忧外患、社会危机空前深重的背景下,他力破部落战争、民族隔阂,通过盟誓文化,增进民族团结,化解民族矛盾。他兴水利、兴土木,为边疆建设发展倾注殷殷之情。当英殖民者和日军企图通过缅甸入侵我西南边疆,他和西南边疆各族人民谱写出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抗英抗日故事。他作为千百万西南边疆少数民族代表,坚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倡议通过盟誓勒碑刻铭“一心一德,团结到底”,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他舍生取义赤诚报国,反抗国民党残匪入侵,为边疆人民铸就了永不褪色的中华民族团结进步丰碑。新时代,边疆人民将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传承英烈精神凝聚奋进力量,一心一德建设好美丽家园,维护好民族团结,守护好神圣国土!

(责任编辑  方绍荣)


荐 读

云上花开
一家人,过日子
婆娑世界
大美云南

访谈

李道生

一生奉献怒江文史事业——…

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团结得像一家人。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了边疆,驱散了阴霾迷雾。

徐霞客

如何认识徐霞客精神?——…

今年适逢徐霞客诞辰435周年,《今日民族》专门走访了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云南徐霞客研究会副会长范祖锜先生,就今天该如何认识徐霞客以及如何传承“徐霞客精神”等话题展开了交流。

王俊

云南如何协调城市民族关系…

近日走访了《云南城市民族关系调查研究》一书的作者、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俊,就相关话题展开了访谈。

瓦当

詹霖与他的瓦当情缘

本次访谈,就让我们一起在詹霖关于瓦当的讲述中,回顾云南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历史,领略云南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网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