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民族中小学生版

李云义:将彩绘融入生命

传扬

▲文/刘瑜澍 图/刘瑜澍 赵芳

015.jpg

双廊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她的美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人慕名而来,她的美让匆匆过客也忍不住停下脚步流连其间。双廊之美在于风物之秀,更在于其人文之盛。白族民居建筑彩绘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李云义就出生在这样一片人杰地灵的土地上,从启蒙读书到拜师学艺再到如今收徒授业,他的青春、他的荣耀、他的生命都早已与他钟爱的白族民居建筑彩绘融为了一体。

生平多阅历

李云义的父亲既是村里的大队干部又是一个泥水匠,常在周围做些活计补贴家用,因此李云义家的经济条件在村里还算不错。李云义作为家里的老大,从小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在邓川中学读完初中后于1959年考到云大附中读高中,3年学成一心想考大学的他却因病高考失利,带着遗憾回到了老家双廊镇长育村。作为当时村里仅有的几个高中生之一,李云义刚回村里就被委任为基层干部,他先后担任过村里的会计、大队文书、大队干部、代课教师,文化站站长、长育乡乡长。

1964年,泥水匠家庭出身的李云义刚刚20出头,因为喜欢写写画画,就开始一边帮人制作一些简单的彩绘,一边幵始跟着本村的师傅李文秀学习白族建筑彩绘技艺。刚幵始学,李云义主要是跟着老师傅打下手,1988年以后,他辞去了乡镇干部的工作,幵始心无旁骛地从事建筑彩绘。无论是担任基层干部还是画建筑彩绘,李云义的能力和品德在村里都是有口皆碑,村里人听说我们来找李云义,都非常热情地为我们带路,还告诉我们,李云义这人有本事,做事公道,在长育很得人心。所谓“生平多阅历,胸中有沟壑”,也许正是丰富的人生经历和有容乃大的性格让李云义在建筑彩绘创作中能不断推陈出新,独树一帜。

017.jpg

农情系彩绘

自古以来,建筑彩绘就是白族传统建筑中不可或缺的装饰工艺,不仅用于宗祠、庙宇和大型古建筑群,还广泛用于白族民居建筑,在装饰房屋的同时,也被赋予了祛邪避灾,祈祥求福等丰富含义。民居彩绘多为雕画结合,在大门、屋檐部位制作丰富的木雕装饰彩绘,照壁上则用泥做斗拱与部分浮雕,彩绘与雕刻协调配合,相辅相成,令这些建筑部位“屋不显材、墙不露形”,充满“诗情画意”。

李云义的家就是这样一座充满“诗情画意”的白族小院,小院正门两侧“传承民间艺术、光大华夏文化”的对联彰显着主人家对传承民族传统文化的拳拳之心。小院的外墙、门廊处都装饰着漂亮的白族彩绘和浮雕,有劝诫子孙勤学苦读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诗句,有寄托吉祥寓意的双雉图、富贵根基图、一路顺风图,但是墙上画得最多的还是双廊的山水。李云义家的厢房左右两侧的门头上,分别是浮雕体现的仙鹤与梅花鹿的造型,取其“鹿鹤同春(六合同春)”的美好寓意。传统平面彩绘以“纸舫灰”打底,而用竹片做筋骨的“草筋灰”塑形的白族浮雕,是民居彩绘中重要而最难以制作的部分。李云义说:“制作这样的门头浮雕至少需要三四天的时间,因为过于繁杂因而很难在普通白族民居中看到。首先要用细竹片捆扎、竹钉固定出准备制作的浮雕的大体造型,再用麻皮等缠绕出细部骨架。之后用草根与灰膏制成的‘草筋灰’制作出浮雕底子,再沿着先前已经定制好的线条,将草筋灰附着上去,这样彩绘浮雕最原始的筋骨才能初具风貌。”

016.jpg

这座李家小院已经盖好3年了,墙壁上的彩绘经过3年的风吹日晒依然光亮如新,我们不禁问老人这是怎么做到的。李云义告诉我们,做建筑彩绘打好底板最重要,木结构建筑一般多用猪血、桐油和石灰调和而成的猪血灰打底;泥砖墙上则用纯质熟石膏与白绵纸拌和,制成“纸筋灰”抹在需要彩绘的部位,待半干时再进行彩绘,这样可以保证彩绘不容易褪色。把墙面刮平整后,要先用铅笔把要画的图案勾勒出个大概,再用彩色涂料开始画。以前色彩颜料取材很丰富,多用土石颜料,上山去沟沟道道里面找,以前学画的老师傅家、寺庙里矿物质都比较多,可以就地取材,这种颜料不容易褪色。而现在乙烯用得就比较多了,虽然方便获取,但日晒之后色彩就会变淡。

说到建筑彩绘的工艺之妙,这位建筑彩绘大师向我们提起了他最得意的彩绘作品——宾川鸡足山祝圣寺大照壁上高约6米,宽约16米的《鸡足山全景导游图》。此图用传统山水画的形式描绘了鸡足山全境的山光水色,气韵生动,栩栩如生。这幅画他带了2个徒弟,住在鸡足山足足画了1个多月才完成。李云义的另一个得意之作是长育村文昌宫古戏台,这里的浮雕、彩画都是他精心设计的,虽然已经曰晒雨淋10多年了,但惟妙惟肖的龙、虎,颜色鲜艳的彩画依然让我们不得不感叹艺术家的工艺精美、下笔巧妙。要说到底创作过多少幅作品,李云义自己也算不清楚,从艺49年来他创作过的民居彩绘、大型画幅等遍布云南各地,但其中不少因为建筑拆迁、翻新等原因已不复存在了。曰晒雨淋导致作品褪色,拆迁、翻新导致建筑上的彩绘作品不易保存,这也成为这门民间艺术保护传承中的一大困难。

018.jpg

收徒广授业

今年已经71岁的李云义在2009年入选了国务院发布的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当时和他一起学的师兄弟有3个,后来唯有他成名成家。说起学建筑彩绘的诀窍,李云义说:“只要是爱好,也不算难,我当时学了1年多。这一行主要是靠在实践中学习。搞彩绘想做好,除了学到老师傅的精髓,更多的地方要学会吸收、采纳。”李云义自己是这么做的,对徒弟也是这么要求的。

25年前,李云义开始收徒弟,几+年来他收过20多个徒弟,有本村的也有宾川等地的,他带着徒弟们一起做彩绘,边做边教。因为做得好,请李云义去做彩绘的人家很多,每当有人请他,他几乎都会带上徒弟们一起去,不仅不收学费,还管徒弟们吃饭,毎入每天还发一百到两百元不等的工钱。他的徒弟们现在大多已能够自己带徒弟、单独做彩绘了,李云义觉得很欣慰。李云义唯一的儿子李艳峰也是他的徒弟,儿子现在已经40多岁了,如今在这个行当里已经有了些名气。我们去采访时,他正在丽江一家寺庙里做彩绘。

李云义告诉我们,现在建筑彩绘市场比较稳定,只要你做得好,请的人也多,儿子一年中有八九个月都在外面做。做彩绘的收费标准一般是按平方计算,现在画一平方可以有百来块的收入,做得好的人一年下来收入还是不错的。市场好,做这一行的人越来越多了,主人家的要求也在不断提高,李云义的徒弟们也在寻求着技艺上的提升和突破以提高自己的竞争力。李云义常会对徒弟们的作品给予指点,例如徒弟画的一幅《洱海清波图》,李云义就告诉他应该更注意画面人物和山水的比例,还有画面的动态感,徒弟们也非常尊重师傅的意见,每当被师傅指出不足也总是很谦虚地接受和改正。

019.jpg

现在李云义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建筑彩绘又需要爬到脚手架上作画,他已经不能再到外面去画了。在我们到访前不久,他因为脑梗住了一次院,身体受到了影响,在和我们交谈时,一个问题往往要想很久才能慢慢回答。这位垂暮之年的老人一直有个未竟的心愿一一建一个白族建筑彩绘传承基地。李云义家原来住在洱海边,风景秀美、交通方便,那里有1亩地,他在这1亩地上规划了画室、展览室、教室,准备把爱好建筑彩绘的老师傅和愿意学的徒弟都召集起来,大家可以隨时聚一聚,交流切磋,也可以把建筑彩绘这门技艺更好地传承下去。可惜基地还未建成,环海公路就幵始修建,他们家的地被征用了,现在的住所就是在政府补偿的土地上建成的,然而这里只有3分地,不仅空间变得局促,而且位置也不合适了,建传承基地的想法被搁置了下来。看着自己一天不如一天的身体,李云义非常担心,他担心自己越来越没有精力完成建传承基地的梦想,他担心自己钟爱了一辈子的白族建筑彩绘会像其他传统民间文化一样面临着消亡的危险。在与李云义的谈话间,他流露出对白族建筑彩绘传承的壮志未酬之叹。

是怎样的热爱和坚守才能对一件事情如此念念不忘,而这样的念念不忘对非遗文化的传承又是多么可贵。希望李云义老人的传承心愿能实现。



1499359208600723.png

关于我们  |  投稿入口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云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   运营今日民族杂志社 

友情链接:云南民族宗教网  |  云南民族大学   |   云南民族博物馆  |  城市民族

未经今日民族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云南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4166935;举报邮箱: jubao@yunnan.cn